千风

需要联系加qq:1811632246,备注填下乐乎不然大概不会接受……

脑洞大开的产物

关于黎明杀机的屠夫和人类为何会来这儿。

有私设。

有一个取自另一篇文的设定。

小学生文笔。

看不懂务必评论我来解释。



“直到目前,我们对于那些恶魔的了解仅仅是一些破碎的线索串联成的他们在进入这个世界以前的故事,我们并不知道他们遭遇了什么。我们中的任何一人都无法想象是什么让鲜活的人类灵魂变成只渴望鲜血与杀戮的空壳。——德怀特、梅格、莫莱、杰克、妮娅一行人,xx年xx月xx日记”

1、我是幽灵,也就是你们说的小叮当。我不知道自己已经在这荒凉的废弃车库里待了多久,也忘记了来这里以前的事情。我只知道我需要杀戮,把他们的灵魂献祭给邪灵,它需要这个。也只有温热的鲜血温度喷洒到我的手上和面具上时,才能让我再次感受到作为一个生命的存在。

每次将一位“客人”送走时,我都会在阴暗可怖的地下室的散发着迷人鲜血气息的墙上刻上“正”字的一笔。邪灵说当我在第两千个正字上刻下最后一划时,他就会告诉我关于我的过去的一切。

有人可能会问:“知道一切有那么重要吗,明明没有什么意义啊。”

你错了,彻底的错了。如今我这个既不算人也不算鬼的人生说实话,真的是糟透了。我无时无刻不在狩猎、杀戮,被视为魔鬼,如果不是每次在地下室刻上一笔,我根本就不会记得时间,我会忘记杀戮的目标,会彻底崩溃。——即使如此我的任务还是要继续,那就真的是不明不白了。

我已经大概能猜想到知晓了一切后我会面临什么,但这已经不重要了。我现在只想知道真相,这也算是对于我悲惨的命运做一个了结吧。

2、我叫德怀特,是一个沉迷计算机的屌丝,我报名过篮球队,但是队长鸟都不鸟我一眼。目前——至少是消失前,我是在一家毫无前途的公司里工作。老板是个有钱的人渣,如果能有钱的话我也宁愿成为一个人渣。

这天老板要求我们去参加一个无聊透顶的团队活动,他将我们带到了深林,之后的事情我记不太清了,只记得在失去意识前我喝了第一口啤酒,随后我就到了这个该死的篝火旁,再也没有走出去。

说老实话这地方真是糟透了,我已经不知道外面的世界过去了多久,但无论是我的手表还是天上的月亮都告诉我现实世界的时间一点都没有动。但事实上我已经不知道死在这里多少次了。

我可不觉得这样的经历有那么一丁点的快乐,我只觉得我真的、真的快要疯掉了。我只希望在我被这些恶魔们彻底折磨崩溃前能够逃离这个鬼地方。

3、我是谁?这是我睁开眼后唯一想知道的事情。

面前是一个被掀翻的破旧实验桌和零落散乱一地的实验器材,包括电脑和笔记本等等,我看着这些令人绝望的东西心中突然涌起一种莫名的感情,但是我好像感受不到它了。

一旁狭窄的台阶通往一个阴森的地下室,一股血腥气息充斥着我的鼻腔,看着面前巨大的钩子似乎有许多零碎的记忆想要钻进我的脑袋,但是有什么东西又把它们扯了出去。我头痛欲裂,抱着头蹲在了地上。

这时一个简直不能算作是声音的声音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你好。你是这一任即将为我工作的,可以说是员工。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包括你的过去和你的未来。只要你……帮我招待客人就可以了。”

我疑惑不解,重新走上实验室,地上出现了一把之前并未出现的用来切割植物的小刀,我捡起了它,它立即变大了,大到可以直接砍下人的头。我想我知道我要干什么了。

我重新走回地下室。

“看到你面前的人了吗。”

我抬头,对面出现了一个扎着凌乱马尾,穿着皮夹克,戴着眼镜的女人,看起来是个科学家。

“杀死她,然后你就可以开始你的工作了。讨好我,作为酬劳你可以知道关于你过去的一切。”

我听了这么多,实在是受够了。我想直接跑出去识破这个无聊的恶作剧,但是在我往错误的方向踏出第一步时,全身顿时感到如同被焚烧的剧痛,我立马停住了脚步,转身看着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的眼神变得惊慌,我心中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但怎么也想不起来一些头绪。

我的天哪,那是什么啊?是一个人,一个鲜活的人!为什么要让我来做这种事情?!

我头痛欲裂,而陌生声音的主人显然有点不耐烦了。我穿着粗气冲上去用发抖的手在她的身上划出一个大到能把她身体分成两半的伤口,我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力量。

她痛呼一声,身体渐渐化为粉末,结成了一个并不花哨的面具,我戴上了它,此时我心中好像有什么东西彻底消散了。

从面具露出的小口中我只能看见身体正前方的东西了,背后的墙壁上出现了一横。

“每招待一个客人,正字会划上一笔。在两千个正字被画完后,你会知道所有你想知道的。”

好吧。

4、我是捕兽人,你们所说的夹哥。我以前的名字是伊万·麦克米伦。关于我具体的故事我不想再提,反正今天我荒诞的人生也将画上句号。

第两千个正字划上后我知道了所有,包括“我”已经和100个人同归于尽了的事情。同时我也将迎来人生的终点,这也算不错了吧。

现在我的灵魂似乎是来到了一个人类的身上,邪灵让我完成这个人类的愿望。

那我就做了咯。

你问我干了什么?搞笑,除了杀人我还能做什么,帮他把那群混蛋都给杀了咯。

在化为灰烬的时候我还是快乐的,对于我来说已经有太多时间我并没有尝到啤酒的滋味,没有感受到疼痛了。这算是最好的结局了。

5、对于很多人来说这并不是结局,黎明杀机的故事永远不会结束。

'

大概是满足一下自己的脑洞

仅仅是满足自己的一个cp脑洞,然而在这篇文里几乎只能看到友情。

白妹和黑妹。

有些许私设。

ooc大概有。

没有问题就往下吧。



1、德怀特、梅格、莫莱和杰克四人可以说是难兄难弟(难姐难妹?),因为他们都因为该死的学习而来到了邪灵创造的空间——没错,就是该死的学习,在不知道是不是官方的背景故事中似乎四人的学习都不怎么样。

但也正因为身处于如此的绝境中吧,才让这四位无论是性别、性格,亦或是出身、爱好都不尽相同的人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聚集在一起,团结在一起开始试图与未知的强大超自然能量对抗,虽然结局不得而知,但这以德怀特为领袖组成的一支怀着希望的队伍确实也在过程中给我们带来了许多惊喜与感动。

但实际上,在这个队伍刚刚组织起来时,也并不是所有人都十分乐意与这样的队友合作的,但为了保持面上的友情,更为了自己能在这个未知的世界能有几个依靠,没有人开口。

比如说吧,梅格就一直不怎么喜欢莫莱,那个总是一言不发地埋头修发电机的科学家,除了将要被献祭时的“救我”以外她几乎就没说过一句话。大家都在篝火旁交流战术,她有时却在一旁采集那些自称能救命的草药,每次一起陷入迷雾时也是左看右看的,梅格觉得这样怂爆了;

莫莱也不例外,别看她性格内向不太说话,内心戏可是很足的。她觉得梅格的肤色对于整个队伍来说实在是太显眼了,不仅如此她每次在篝火时都喜欢叙述之前她的英雄事迹亦或是悲惨遭遇,直到再一次被迷雾吞噬前她都叽叽喳喳地说个没完,莫莱甚至担心她的活泼会把她和队友都一起拉下水。

——但这也仅仅是在以德怀特为首的小队,后文直接称它为德怀特小队,刚刚组织起的l时候。

2、梅格一直自认自己的速度足以甩掉许多屠夫,也确实大部分时间她都可以凭借自己的速度全身而退,但这次她失策了。

寒风农场中间玉米地的地形宽广而缺少障碍物,这对于电锯屠夫来说是再好不过的发挥场所。所以开局之前大家都准备执行一个分头行动的计划,当然梅格的任务还是在不幸遇到屠夫时尽可能地长时间地牵制住他。

就是那么巧,就在梅格专心修着发电机时,刺耳的电锯声在短短几秒内由远到近随后一把电锯直接砍在了那个发电机上。这让梅格吓了一跳,随后围绕着周围的障碍物与屠夫周旋,在某个当口她冲刺出了障碍物,跑进了比她身体还高上一点儿的玉米丛中,随后放轻脚步往旁边走去。

可惜的是屠夫在最后关头发现了她的脚印和玉米被拨开后奇怪地倾倒,疯狂地冲刺过来。梅格听到声响立即往旁边避开,幸运的是屠夫冲过头了,不幸的是冲锋时的刀气在她的腰上开了一个口。

“嘶……”她咬着牙捂着腰不敢叫出声,慢慢地藏到一个障碍物后面,松开了手,血慢慢流了出来。

在不远处感知到了梅格的气场躲在一旁的梅格听到心跳声消失,很快过来帮梅格包扎。当莫莱看到梅格的伤口并不是很深,微微松了一口气,随后揭开了梅格的衣服露出伤口,从医药箱里拿出以前准备好的止血草药给梅格敷上,又拿出一块大型的腹部创可贴拍在了伤口上,听着梅格差点痛呼出声莫莱做了个“抱歉”的口型。“这样会让你好些。”

梅格动了动,“啊……好像对于止痛还是没什么用啊。”

“呃……止痛需要的草药那里实在是没有……”莫莱低着头轻轻地说,似乎把梅格随口说的一句话当真,以为她对于自己的治疗方法并不满意。

“嘿,没事。”梅格拍拍莫莱的肩,“也只有在这种时候觉得你的职业真是伟大啊。”

“嗯……那是当然。先不说了,等这次安全出去吧。”

篝火。

莫莱又蹲在一旁采集草药,这让她沾满污垢的手更脏了。梅格走来蹲在她旁边。

“谢谢你啊,莫莱。”

“嗯?嗯……一点小事不足挂齿。”莫莱头也不抬。

“想不到你还是挺可爱的。”

梅格托着头注视着莫莱的脸,它现在处于一种黑上加红的状态。并不是因为莫莱对她有意思,她只是单纯因为不知道如何跟人社交而有些尴尬害羞。

“我该说谢谢夸奖吗?”

“当然。”

从这之后,梅格也觉得莫莱的性格有一种独特的可爱了。

3、在德怀特小队又一次陷入迷雾时,队员们前所未有地被分散了。在如此浓厚而充满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的浓雾中,无论是谁都不可能马上找到自己的队友。

莫莱坐在一块足以挡住整个德怀特小队的大石头后,就在刚刚她发现自己的医药箱似乎也被“分散”了。她想出了两种行动方法:先去寻找其他队员,或者就近寻找一个发电机开始修理。她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这并不意味着她是个自私的人或如何如何,她只是觉得与其浪费时间去把行动付诸在一支风险股上,还不如踏踏实实地先做起来。

很快,她就修复到最后的一个无法停止的阶段,如果她准确地接上了最后几根线,那她包括整个队伍都会减少一份担心和负担,但同时这个时候也是最容易暴露位置,最容易让屠夫发现的时候。充满戏剧性的,偏偏就在这个当口,“咚,咚,咚”,沉重的心跳响起,这让莫莱的心也跳个不停。

她开始手忙脚乱地想要尽快把线接完,但显然这是不可能的,随着两根可怜的线被剧烈颤抖着的双手碰撞在一起,一声刺耳的轰鸣随之而来,这成功地让屠夫快速锁定了这个发电机,但如果有一个乐天派的人,从他的角度来看似乎也不失为是一个为队友提供情报的好机会。

这下可让莫莱彻底慌了手脚,她的腿不受控制地颤抖着躲在一块竖起的板子后面,随着心跳频率达到了一个诡异的速度,前方拐角处出现了一片红光,它的主人正是屠夫面具上的两只“眼睛”。

竖着的板子当然不可能很好地隐藏一个成年人的整个身体,况且莫莱因紧张粗重的喘息也成功地夹杂在发动机的鸣响中流入了屠夫的耳里,他迈着沉重而快速的步伐向莫莱走去。当然莫莱的目的也并不是和屠夫躲猫猫,她计划好了在屠夫走到板子下时就用它狠狠地打击屠夫那个除了杀戮什么都装不下的脑袋。

和计划的一样,屠夫来到了板子前方。“来了!”莫莱在心里给自己鼓劲,并算好了时机把板子翻了下去。而出乎意料地,屠夫在被击晕前蓄力完毕并挥下了他的武器,这让莫莱防不胜防,右侧大腿出现了一条斜着的不长但很深的伤口,血液几乎是喷涌而出,她禁不住痛呼出声,跪了下来。也许她应该庆幸她之前来得及把板子翻下来,能让这个大块头先躺一会儿。

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也没有谁是会在这儿等死的,她手脚并用、连滚带爬地拖着一条已经几乎废掉的腿逃到就近一丛草丛里,并祈祷着屠夫醒来后不会发现她,她现在也只能这么做了。幸好每次重新回到篝火时身体的损伤都会复原。

理所当然地,屠夫很快爬了起来,显然他对刚刚受到的待遇十分不满,而且他的目光很快就锁定在了缩在角落瑟瑟发抖的莫莱身上,对于失血过多再也无法走动一步的莫莱来说这简直是把她的心放在锅里煎。

就在屠夫抬起他的大臭脚时,奇迹发生了。支援来了。一块块不算有很大杀伤力的石头从他的背后,侧面分别袭来打在了他的头上。同时伴随着一声长鸣,出口的电力接通了

“嘿!你这个魔鬼!来啊,互相伤害啊!”是德怀特。

“我可不认为你能跑得比我快,拿夹子的大笨蛋。”这是梅格。

屠夫愣了一下,果然还是无法忍受这种挑衅,转身去追梅格。而梅格微微半蹲,随后脚突然发力飞一般地跑了出去。渐渐地与屠夫一起消失在了浓雾中。

德怀特拿着医药箱翻越板子小跑过来为莫莱做了个简单的止血包扎,随后将莫莱的一只手臂抗起,向着已被杰克打开的出口跑去。

“其实是梅格让我们来救你的……”出口,德怀特一边低着头帮莫莱包扎,一边轻轻地开口。“这样就好了,反正回去后医药箱也会复原。”

篝火。

德怀特小队又一次从屠夫手中全身而退,大家都闹腾了起来,仅仅是因为他们刚刚没有“死”。说着说着德怀特站了起来:“这次大家的表现都很不错。但是作为领袖,我要自我检讨自己一开始想要抛弃莫莱的自私想法,多亏了梅格点醒了我,包括她每次都以生命来为我们争取时间,我要谢谢你。”

梅格拍了拍德怀特的肩:“没事,再贤明的君主也有糊涂的时候。以后我们就互相监督吧。”

德怀特挠了挠自己不知多少时间没洗过的头:“希望莫莱不要生我的气,毕竟我还需要你的治疗。”

“哪里的话!”梅格轻轻推了一下德怀特,随后伸出拳头。

“为了活下去!”梅格。“为了活下去!”莫莱。

四个拳头碰在了一起。

从此刻起,莫莱就不再觉得梅格的声音刺耳了。

4、德怀特小队更加团结友爱了。